• QQ空间
  • 收藏

梦魇中的亲人

| 2020-05-14

今天其实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窗外的樱花树安静的如同睡着了的婴儿,由于刚过了樱花开放的时节,地上零星的看见一些惨败的樱花的痕迹,只有满树的绿叶隐隐绰绰。但是我希望今天是一个阴雨天气,那样才好像能衬托出我低落而又悲凄的情绪。我也只能在这样的气侯中才能够记录我悲戚的心情。好久没有风了,终于来了一丝,吹的树叶飒飒的响,我假象这为雨声,于是我安静的坐下来在写起了日志,我不为记忆只为心情吧。

一 外祖父

日志中写到:你慈祥的眉眼从让我想起我儿时的记忆。

这句话是写给我的外祖父的。

也许是清明刚过,昨儿个夜里,忽然在睡梦里,我的外祖父走了进来,没有一丝的征兆,因为在白天的某一个时刻从来也没有想起或者说起关于外祖父的事情,他慈祥的眉眼清晰可见,过了这么多年,我在睡梦中依然能如此清晰的记忆起他的眼目,让我为此惊诧。他依然的一袭对襟黑衣裤,绑腿扎的很紧,裤子可见还是那种大档的了,只是没有给我说话,微微的笑着。这样的惊诧让我忽然就醒了过来,然而外祖父却没有和我说话又让我忽然为醒来的事情后悔不迭。

外祖父是1985年过世的,应该有60多岁的年纪。放现在这样的年龄应该不算老,只是那时候的他经常穿一袭黑衣裤,小腿那里扎着绑腿,让我始终觉得他就是一个老头。外祖父活在我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里。他在我眼里总是爱笑,很慈祥的样子:眉毛很粗,阔脸,也许是国字脸,虽然是老人了,看起来一点都不难看,也许他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一个英气十足的男子汉,因为我的舅舅们的脸相都随了他,一个个英气十足,他的个头很高大,只是右腿或者是左腿(我记不太清楚了)有点瘸,至于他的腿为什么会成这样,至今对于我是一个迷,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也许为了腿他受了不少苦吧?

很可惜,我那时候很小,对于外祖父的记忆竟然很少,只记得一次我生病了好几天,他远远的来看我,用粗糙的手摸我的头,眼神里总透着一份慈爱,母亲也为外祖父的到来感动着,说着总让“爹”(她这样称呼外祖父)操心的话,外祖父的到来好像给家里添了欢快的气氛,母亲走路都轻快了许多,我更是蹦蹦跳跳的,外祖父回去的时候,母亲拉着我送的很远,直到外祖父一摇一晃的身影远远的成了一个小点才不舍的离去。

外祖父应该没有什么文化,没有见他看过书更不用提写字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他的作息习惯,勤劳本分使他养育着我的母亲姊妹们,他的人缘极好,家里经常挤满了人。外祖父和我最有记忆的事情,就是他说的18年年景的事情和72年舅舅工作的事情了,他说这些的时候好像再讲一个遥远的故事,当然我也再听一个遥远的故事,昏黄的灯光下,他蹲在墙跟,说一会儿,抽一会儿旱烟,细长的烟?里时不时的闪着红光,烟迷着了他的眼睛,他就咳几声,继续说,那时候的他也许是最安详的了,他给我一个小孩子说着这些,不知道我能听多少,也许他就不管我能听进去多少,全当作只是对他自己曾经年轻的回忆罢?,那应该算是祖父和我一个小孩子最正式的对话。

外祖父,勤劳、善良、干净。在外祖母卧病在床的那段日子里,外祖父也能把一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里外收拾的干净利落,也能做一个可口的饭菜,只是这样的生活确实难为了他。

外祖父是在外祖母去世40多天后去世的,只记得是过年的时候。

二 外祖母

外祖父细心的照料着我的外祖母,我的外祖母还是先他而去了。这样的事情对于外祖父应该是不小的打击,年少的我只是不能感受他的心情罢了。

外祖母是平凉人,是外祖父在平凉做生意的时候娶回来的,他们成亲的事情我肯定不知道,只是听母亲淡淡的这么说过。

因为我小的时候母亲要上工,没有人领我,大部分时间我好像就由外祖母带着,所以对于外祖母的亲比我的祖母似乎亲多了,在外婆家里,我感觉不到被冷落的气氛,我也喜欢和舅舅家的妹妹们玩,也许那时候才是最快活的日子。

可是要让我一个人待在祖母家里,母亲是需要费一番周折的,她来的时候不给我说,等到了下午她一个人偷偷的回去把我留在了舅舅家里,我发现的时候就使劲的哭啊,外祖母起初会和颜悦色的哄过,可是等怎么都哄不下的时候,就会装做很气愤的样子用她的拳头顶我的额头,我那时候以为外祖母生气了,就由大声哭泣变为了抽泣,只是想念母亲的难过却不能阻止我抽泣,也许会哭一个下午,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多难过啊!2005年我要和妻子出去旅游,女儿死活不让她妈妈去,总是哭着说“妈妈不要去嘛,妈妈不要去嘛”哭了好几天,哭的我的心都酸酸的,那时候我就想起了我小时候的样子,没有母亲在身边是多么苦的事啊!

其实母亲不在跟前了,照样玩的快活,只是离开的那一瞬间心里有多么难过只有那时候的我自己知道。

外祖母也和天下那个时代的所有妇女一样缠足,大襟,一色的黑,头后面挽一个发髻。

由于小脚,她不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做家务和带孙子们成了她的要务,由于我父亲的家里家境不好,母亲就要多参加劳动,所以外祖母带了里孙还要带我这个外孙,每天掂着小脚要做一家将近十口人的饭,现在想起来也是很辛苦的事情。只是外祖母仍然会把家里的事情安排的有条不紊。

在我幼小的心里,其实我最喜欢在舅舅家里的晚上,一大家人围坐在炕上,我会坐在母亲的怀里,舅舅、姨和外婆围坐一周,外公永远都不会上炕,他会习惯性的蹲在脚底抽着旱烟,偶尔会插几句,大多的时候会听舅舅姨们说话,外婆始终是家庭的主心骨,话题也是她先引出来的。

外婆的为人和外公一样特别好,家里总是会汇聚很多的人:大人、小孩。现在想起来那么小的屋子怎么就能坐了那么多的人呢?其实那不是屋子小,那是人的心大的缘故。

外婆的眼神不怎么好使,母亲会不定时的来给外婆洗洗涮涮,这时候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这时候也许就是母亲接我回家的时候了,然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对外婆和姨都有了依赖性,习惯了在外婆家的日子,也和我的表妹和表弟们建立了很深的友谊。

当然,外婆也会来我们家住些日子,她也会帮我的母亲做一些家务,只是在我有病的时候会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小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爱生病呢?我很喜欢我舅舅家的任何人来我们家里,似乎他们的到来对于我们家都是一个很幸福的事情,特别是姨的到来总让我和姐姐是最高兴的。可是那样的日子很少了,除非外婆让姨来才可以的,因为姨也是要为生产队劳动的。

可是,我的外婆在80年代的某一日被送进了医院,诊断为脑溢血,从此后她就不能怎么说话了,再后来就只能卧床了。直到离世。

三 我的小舅

由于一个梦,梦见的是我的外公,我却不由得想起我的三舅了。

他,很年轻,去世的时候才50岁,算得上英年早逝。

他只比我大6岁。但是他的人生我不知道用坎坷描述最好还是用生命的不顺描述最好的呢?其实他是一个能人,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可是他也是一个不幸的人。他“不幸”的人生只有自己用简短的生命来评说,我似乎说不了什么。

他很敬重我的母亲,因为在他病重我去看他的时候,他不至一次的提起我的母亲,他哭,我也流泪,是的,如果母亲健在她能不残孪他的兄弟吗?三舅似乎很渴望我母亲的照顾,当然我母亲如果活着的话,也许会给她最小的弟弟一点安慰。最终我可怜而年轻的小舅舅被淹没在绿色的麦浪里,永远!

下午,天,开始阴沉下来,终于下了雨,正如我渴望的意境。我的心情很伤悲,只是我为我三位亲人的离去,而我的母亲终于在九泉之下可以和他们在一起,我知道我的母亲再也不会孤单了,我似乎也欣慰不少。清明时节的雨,似乎为他们而下,母亲坟头的土是我新培过的。我的外爷眷顾于我的梦中,当然他也会哀怜他的爱女——我的母亲了······

南山樵夫于清明时节

2020-05-27
短片散文 高飞吧,孔明灯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5-27
短片散文 你真放下了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5-27
短片散文 那些爱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5-27
短片散文 在阅读中感悟文学大师的引领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5-27
短片散文 家乡的红高粱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5-27
短片散文 幸福如裳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