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收藏

【仲夏夜之梦】以当下之想法纪念毕业这两年

| 2020-06-26

2015.6.2,鳖盖顶,112度16.387E,35度30.897N。

2015.6.3,玉皇岭,112度15.255E,35度37.470N。

2015.6.5,寺沟,112度33.654E,35度15.065N。

……

2015.6.23,我在驾岭乡南下庄,又一次提笔在表格里记录下:112度19.311E,35度24.835N。又一次感到小小的失望。

这段时间,由于工作原因,我们乘坐的绿色皮卡经常奔驰在绿树相拥的公路或者宽阔平坦的高速上。我们不停地在阳城这个小县城的各个乡镇之间穿梭,然后穿过一座座房屋整齐或错落的村庄,驶上狭窄的水泥路面,最后在通往大山的凹凸不平的土路上不断颠簸,司机来来回回打着手里的方向盘,土路两旁伸出的树枝不断地击打着摇晃的车身。起初窗外的风景是黄土地里金色的麦浪,绿色的玉米,青葱的谷子,再往大山深处行驶,便到处是绿色的海洋,那是大片的森林与灌木丛。每到一个目的地,我都会记下全球定位系统上显示的经度和纬度。

芹池,寺头,町店,固隆,次营,董封,东冶,蟒河,驾岭,北留;大峪沟,寺崖头,小丫坪,李疙瘩,窑头村,南下庄,凤西园,虎头山,阳高泉,官道岭。如果在地图上勾画出我们的行驶轨迹,那些线条将织成一张密密的网,覆盖整个阳城境地。尽管汽车不断地飞奔,尽管我们不断的穿梭,尽管我们的足迹遍布阳城县的各个角落,我们依然只是在一个小小的点上拼命地奔波,这也是为什么我每次做笔录的时候都会感到小小的失望。东经112度,北纬35度,这个地球上纵横两条线的小小交点,与其说是一个点,却更像是一种宿命、一个魔咒,就像臭味球画成的圆圈,圈中的蚂蚁无论如何挣扎,始终无法做出有效的突破。

生活又何尝不是这样,外面的花花世界精彩而又神秘,隐藏着自由与梦想,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人们都死死困守在一条经线和一条纬线的交叉点上拼命忙碌,左冲右突,难以突破,或许一困就是一辈子。

老辈人固守着乡土观念,至死不休,年轻人却压抑着胸中燃烧的火焰,眼巴巴望着天与地的边界,充满不甘与绝望。即使做出了突破,又能怎样,大多数做出突破的人,不过是从一个点移动到另一个点,继续围困,没有变的依然是那琐碎的生活,梦想遥不可及的琐碎生活。即使漫游太空的宇航员,也像是一条拴了无形长线的狗,在人迹罕至的野外吐着舌头兴奋地溜达了一圈,便被主人无情地拉回了地球。人类注定无法突破时间与空间的局限,人人都恨不得套上红裤衩,祈求上天赐予超人的力量。

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时间与空间上的自由成为不可能后,人们开始试着追求心灵的洒脱。

通往理想的道路上总是荆棘密布,能够实现最初愿望的人少之又少,上帝却从来没有剥夺过人类拥有梦想的权力。即使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音乐家,但是每个人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从网络海量火爆金曲中下载最适合自己的那几首。那些每天按时出现在篮球场上的大人与小孩,他们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他们并没有想过要在NBA的赛场上挥洒汗水。写出历史剧本的作家,我们可以去扯扯他下巴底下长长的山羊胡须,验一验是真是假,难道他是从唐朝穿越回来的吗?

如果一个人的内心真的存在某种强烈的愿望,我想,一定会有很多种不同的途径来实现它!即使身体停留在东经112度,北纬35度的交叉点上,他依然有办法使灵魂超脱地球,穿过太阳系,越过银河系,在茫茫的宇宙空间自由穿梭。

在这热情洋溢的六月天,油松、侧柏、刺槐、杨柳、灌木、荆棘、野草,一切植物都绿油油的生长着,染遍了芹池镇两侧的连绵小山。傍晚的阳光倾斜而温柔地照射在山间的宽阔平原上,远处的高架桥映衬着作为背景的广阔蓝天,桥上的汽车缓慢而沉默地行驶在两山之间。近处红黄灰白的房屋墙色相互辉映,空旷的文体广场上单杠、双杠、篮球架及各种健身器材漠然矗立。

两手撑着身体坐在双杠的一侧,两只脚踩着双杠的另一侧,嘴里噙着一根燃着的烟,仰头望着蓝天白云下自由飞翔的燕子,任凭头发在风中乱舞,宁静中也会生出一种孤独落寞。

那些昔日的伙伴们,有的在江苏漂泊,有的在湖北拼命,有的在新疆立身,有的在首都奋斗……而我却在东经112度,北纬35度的交叉点上悠悠地坐着。

我按时上班下班,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却依然每天听着愤怒的歌,读着上个、上上个世纪的人们写下的小说,看着PPTV里一部又一部“最受好评”的电影,傍晚的时候就穿着与体型不相称的宽大背心和裤衩出现在篮球场上。星期天不情愿劳动,却还是要回到家里,每次帮家里做点事情,却总要偷点懒。即使没有大风大浪,可我还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没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和足够漂亮的机遇将我热情所在的那些东西变为一份真正完美的事业,或者说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暂时放下身边的一切在外面的世界真正为之放手一搏,然而这份燃烧的热情仍然有地方可以得到深沉的寄托。

夜幕降临的时候,在热闹广场的边缘听着人群嘈杂的声音。看妇女跳僵尸般的广场舞,看小孩在人群中追逐,看老人绕着场地走圈。这就是小镇里人们的晚间生活。

气温渐降的时候就回到寝室,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吃一袋五毛钱的辣条,喝一口两块钱一瓶的非常柠檬,似乎比神仙还要快活。

最近看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我多少了解到历史上犹太人究竟遭到了纳粹党多么可怕的非人迫害。正在读着的《飘》一书,使我试着想像南北战争前后美国南方人过着的艰苦生活。我同时试图通过音乐来理解他人的心情,从文章里关注他人的处境。总之,在琐碎的生活里,还是有办法坚持那些原始的梦,并通过这样的坚持去享受一种简单的自由,去想象自己一心想看到的世界,去体验自己一心想得到的生活。

至于我的工作,它并不能带给我令人艳羡的巨额财富,也不能帮助我实现胸中的理想,仍然有不一般的意义可言。

四月份,在颠簸在大山里的汽车上,我第一次得知,那漫山遍野的小黄花的名字叫做:扑撑。

五月份,在寺崖头的树林里,我第一次知道了红脂大小蠹的蠹字怎么写。

六月份,在相府庄园,我第一次明白,寄托相思的红豆杉是一株粗大的树木,而不是家里面放置的盆景植物。

……

在固隆乡南沟桥,我看见过被杨毒蛾吃得光秃秃只剩经脉的树叶。在白桑乡农民文化广场,我明白了柳树溃疡是营养不良不适合上山的缘故。穿过阳城县的大小各山头,我对自己生活了多年的热土,对家乡这片明丽山河增加了前所未有的新认识。我知道这一切对我的未来和人生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所有这些毕竟成为了人生中不可磨灭的轨迹,对于我来说,除了利益以外,它们仍有属于它们自身的价值。

能够跟随自由与梦想的指引走到一片广阔天地的人,无论成败,都是幸运的,他们有一颗强大的心脏。那些困守在原点的人,执着地坚守着内心的渴望,他们的心,说小不小,说大不大。

江河村,海拔594m.

东坡头,海拔653m.

玉皇岭,海拔953m.

……

暖?,海拔1278m.

也许在空间与时间的局限内,我们依然可以追求生活的厚度,人生的高度。

后记

12年实习于怀仁期间,我没有放弃过看世界的念头;13年毕业后滞留大同期间,我没有放弃过看世界的念头;13~14年工作于北留期间,我没有放弃过看世界的念头;14年在湖北襄阳期间,我没有放弃过看世界的念头;14年在晋城期间,我仍然没有放弃看世界的念头。15年,我不知道是我看透了什么,还是看错了什么,或者应该说我被困难击退了。总之我犹豫了,我害怕了,虽然我仍然有强烈的渴望,但我开始主动来抑制它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得那么虚幻,我只知道我是多么憎恶现实。

或者正如一部电影中所说:现在不管你多么着急或恐惧,即使向前,也飞不起来,你只需要静静的,等风来。

QQ:851291418

2020-09-18
坚强美文 望卿石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9-18
坚强美文 爱情的饮料第一章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9-18
坚强美文 无病呻吟这种生活姿态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9-18
坚强美文 回想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9-18
坚强美文 往日迷茫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9-18
坚强美文 随写,碎碎念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