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收藏

班主任

| 2020-06-26

那时候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学校崇尚理科,文科班几乎是差班的代名词。可是,我这个理科重点班的学生第一次参加高考,物理和化学两门主课加起来的成绩还没及格。补习的时候,只好老老实实到了文科班。
  
  我刚见他,并没有把他当成老师。我以为是哪个跟我家一样倒霉的学生家长送孩子来补习的。鸡窝样的头发,黑红的猪腰子脸,像赵本山。见人就笑,笑得低声下气,一笑就龇出两排雪白的牙。上历史课时,看见他站到讲台上,我的眼镜差点掉到地上。当他自我介绍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历史系后,我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被推荐上的大学,他的第一学历不过高中。
  
  让我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在同一天。那个炎热的下午,我们昏昏沉沉地等待地理老师上课。等来等去,等来的又是他。他好像明白我们的心思,解释说学校里没有地理老师。因为他在大学是学历史的,所以学校就让他代教地理。我听了这样不伦不类的因果关系,心里悲哀极了。后来,他经常因地理应用题被同学问得抓耳挠腮。问得急了,他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这个题目要问长乐。一说这话,全班就哄堂大笑,他也笑。
  
  我进班级后的许长时间,5元钱的补习费还没教。我现在回忆不起来到底是家里实在拿不出钱,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我只知道当时确实没钱。他一开始催我交费,我说回头交。大概说了不下10次以后,学期都快结束了,我还是说回头交。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早上,他当着全体同学的面说,你再不交,我就不让你上课了。我觉得自尊伤大了,脸红脖子粗地回他说,你敢!可能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他好像被水呛了似的指着我说,你,你,你给我出去!我说不!于是,他就走过来拉我。我甩他的手。他再拉。我再甩。他蹲下身子抱我。我死死地抱住课桌。许多回合后,他上气不接下气了,便气呼呼地跑出了教室。在教室门口,他放了句狠话,长乐长乐耶,你等着!我心里当时很虚,觉得要坏大事,可是,一直等到我离开母校,我的补习费依然没交。
  
  在我知道谜底的时候,已经快要高考了。当时天气炎热,我们三四十个住在一间寝室里的男生,在那个关键时刻都染上了皮肤病,裤裆里奇痒难忍。上课时,我们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悄悄使劲挠。下课时,我们到厕所里脱了裤子抓。我们以为是不经常洗澡造成的,于是在睡觉前,用热水泡,谁知道,越泡越痒,越痒越抓,抓得皮屑纷飞,抓得血肉模糊。后来,还是他知道了我们的痒。是他告诉我们那叫疥疮。是他到医院给我们买了许多硫磺软膏。我们止了痒后,他就把自己房间钥匙给了我。他让我们几个成绩好的同学晚上睡到他房间里。他自己骑一辆永久牌破自行车,每天早出晚归。在那间简陋的教师宿舍里,我们度过了许多个安静的夜晚。那橘黄色的办公桌上,堆着许多历史、地理教学资料,我们常常好奇地翻阅。在他那本历史讲义里,我看见了那张粉红色的收款收据。那张收据交费人的名字是我,金额是5元,科目是补习费。
  
  我上大学后的第二年,母校高中部就被砍掉了。他被学校分配了一件全新的差事———养鸡。我曾经到母校食堂后面的养鸡场去看过他。当时,他正在喂鸡,看见我,对我一笑。他那笑容跟我第一次看见的一样,笑得有些低声下气。

2020-07-02
坚强美文 记忆里那最开心的月饼
那一年,我八岁,刚记事,整天无忧无虑。爷爷由于身体不好,需住院检查,可是还差几天就中秋节了,医生说必须留在医院里观察治疗。就这样,我父亲他们兄弟三人就轮流在医院... <详情>
2020-07-02
坚强美文 家乡的汤圆
新春佳节吃汤圆,团团圆圆过大年!客居京城的我,一想起家乡的汤圆,顿觉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家乡金华的糯米汤圆,原料是糯米,一般是实心不放馅。其体积明显大于北方... <详情>
2020-07-02
坚强美文 改暖气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7-02
坚强美文 自由行走的花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7-02
坚强美文 故事在依旧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
2020-07-02
坚强美文 木荷花开岁相似,可怜游子异乡思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 <详情>